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对“港独”竖子的一计棒喝

特约评论员 姜振东

日期:2019-08-15 18:28:39   来源:中国廉政网    点击:
       每当国家有重大活动的年份,总少不了有人喝倒彩。2019年又是如此。正当全国人民撸起袖子加油干迎接新中国七十周年的时候,香港的部分不怀好意的“港独”分子们坐不住了,以至于乱港暴徒街头放火、外部势力煽风点火、内地民众满腹怒火。的确,香港激进示威游行活动从6月份发展至今,所谓的“爱港”行为已经完全超出了合法的集会游行示威自由的边界,已经演化为极端暴力行为。
 
       港独运动企图把香港特别行政区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分裂出去,继而在政治经济社会等各方面与中国脱离关系,最终实现独立。为什么会产生港独思想呢?通俗地讲,因为鄙视链。主张港独的所谓精英人士自诩为民主自由的守卫者,他们反对一国两制,担心内地的意识形态对香港逐渐渗透并最终让香港成为另外一个内地城市,从而风光不再。对此,笔者不禁联想到了林语堂先生关于如何对待中国臭虫的第四种态度。
 
       林先生的是这么说的:于是我便会听到关于臭虫的讨论,现在且摘录如下:……第四种态度是:什么?中国有臭虫吗?可是英国是没有臭虫的。所以我要求治外法权。这代表死硬派。他的第一句话是对的,第二句却是谎话,第三句却是英国日报主笔的聪明评论,他总会获得上海居民的喝彩的。如果一个在中国牢狱中的西犯在收还治外法权以后详述他在中国牢狱中的经历和这里面有臭虫的惊人发现,英国日报会登载这样的报导:为臭虫所苦,在华西犯生活困难。(这)是毫不足为奇的。
 
       根据主张港独的所谓精英分子的逻辑,香港独立是顶好的,独立后可以继续保持真正的民主自由,不受一个落后的内地的拖累和牵连,也可以免遭内地意识形态的侵蚀;香港独立后他们就成为了真正的主人,将过上幸福的生活。正如林语堂先生所言,在港独分子眼里,包括英国在内的西方世界是先进且文明的,那里没有“臭虫”,也不可能有;所以他们要求独立,或者重新投入西方的怀抱想必也是极为高兴的。
 
       我们当然不能嘲笑这种逻辑幼稚,它的产生也是有深层次原因的。说到底,那就是意识形态领域冷战思维的延续。姑且不论内地改革开放后经济社会的迅速发展及其取得的巨大成就,姑且不论香港回归后中央政府及内地给予香港的巨大的支持和帮助,单就主权问题和民族问题而言,主张港独的所谓精英分子就是极其自私和狭隘的。
 
       首先,主权问题是红线,红线之内皆可谈,不碰红线是底线。举个例子,江苏省的发展存在南北差异,且差异还不小。苏南的民众倘若因此主张甩掉苏北欠发达地区的包袱,并不惜将苏南从江苏省行政区划内划分出去,可以吗?你为天下先的做法不是自己吃饱喝足就行了。古人有云: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如果因为种种原因先富不带动后富了,先富也一定长久不了。即使在香港内部,是不是也存在高度发达的社区和相对落后的社区呢?那假设香港独立自主之后是不是又要在内部划一个界限,再来一个新界独立运动或九龙独立运动呢?倘若如此,子又有孙,孙有又子,反反复复,何时得止?
 
       其次,关于民族的问题,中华民族是一个客观的历史存在,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俗话说得好,血浓于水,同胞情深。犹太人为什么能够在世界舞台独领风骚?因为他们非常团结。中华儿女也是一样,只有团结一致,才能把事情办好。鲁迅先生在1918年11月15日《新青年》第5卷第5号发表过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题目记不得了,但有一句话非常适合用来奉劝当前在香港耍浑撒泼的“港独”分子:
 
       “我们自己想活,也希望别人都活;不忍说他人的灭绝,又怕他们自己走到灭绝的路上,把我们带累了也灭绝,所以在此着急。倘使不改现状,反能兴旺,能得真实自由的幸福生活,那就是做野蛮也很好。” 
 
       最后,奉劝包括港独在内的各种所谓“独立”运动的“精英人士”趁早收手、悬崖勒马,莫被钉在中华民族历史的耻辱柱上。
 
特约评论员   姜振东
评论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