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视角 > 正文

参悟“正”字理 探究明“心”——学习实践阳明学的体会

山东省德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 田德清

日期:2019-07-31 08:29:54   来源:中国廉政网    点击:

      “心学”是儒家的一门学派,最早可追溯自孔孟。今天我们交流学习的王阳明心学其内涵是什么?又是如何形成的呢?简称阳明学的王阳明心学,是以“良知”为德性本体,以“致良知”为修养方法,以“知行合一”为实践功夫,以经世致用为为学目的的“良知学”。阳明学不是凭空而来的,它是在继承并融合孔孟、释道等心性学说的基础上形成的。作为一朵奇葩,阳明学在传承中国传统文化、匡正社会风气等方面已经和正在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立三归心至至善,合一开源明明德。烁古燿今。”这副对联,是本人通过几年来的学习,对阳明学产生的由衷赞叹!自认为,阳明学经过五百年的千淘万漉,之所以能够焕发出越来越夺目的光彩,是因为这门学问符合人性、适应潮流。其符合人性的本质特征,可以归纳为五个方面,即阳明学乃人性解放之学、乃人格平等之学、乃人心净化之学、乃人文关怀之学、乃人伦教化之学。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心甘情愿!阳明学问世以来,之所以能得到许多世界级英雄豪杰的推崇,是因为它掌握了人心,发现了人心中的原子核“良知”,并告诉人们如何以“仁”去涵养“良知”,如何以“义”去致其“良知”,如何以“礼”去修习“良知”,如何以“智”去妙用“良知”,如何以“信”去坚守“良知”。“王阳明心学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也是增强中国人文化自信的切入点之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也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根的坚实根基。”习近平总书记对阳明学之当代价值的肯定,为我们学习、实践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杰出代表——阳明学,提供了根本遵循。下面,将自己几年来学习实践阳明学的体会向大家汇报一下,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汇报分四个部分:考正“明心路”,参悟“正”字理,正圆“光明心”,致用“正能量”。
 
       第一部分 考正“明心路”
 
       王阳明(1472—1529),名守仁,字伯安,世称阳明先生,宁波余姚人,我国古代著名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教育家、军事家、文学家和书法家。其精通儒、释、道三家,且具非凡的军事才能和精湛的文学艺术。他一生仕途坎坷,然治学不倦,成就卓著。他创立的“心学”思想体系,积极追求个性解放,冲破了“理学”的传统观念,堪称学界巨擘。他的教育思想,敢于反对和突破旧道学的禁锢,具有浓烈的创新精神。阳明先生才高学邃,在哲学上提出的“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命题,冲击了僵化的程朱理学,最终集“心学”之大成,开创了著名的“姚江学派”。其“心学”的思想本质,是强调个性化的发展、个人意愿的尊重及个体创造力的调动,其学说至今仍有很强的现实意义。阳明学不仅在当时而且在后世、不仅在中国而且在世界特别是东南亚尤其是日本,都产生过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阳明学犹如盘根错节、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要想窥其门径,必须理清主干,找到突破口、下手处;否则,犹如雾里看花——忽明忽暗。如何理清主干主线、窥其门径?本人的体会是:在全面学习的基础上,理清阳明先生心路历程的主线,然后找准契合点,进行学思践悟,不断深化突破。那么,阳明先生心路历程的主线体现在什么地方?体现在以下七句名言上,自认为,这七句名言,既是阳明先生心智成长的经历,也是阳明学形成的过程:
 
       第一句是“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这句话,既是阳明先生成圣的根源和主线,同时也点明了阳明学的鲜明特质。“读书做圣人”这个志向,是阳明先生在他十二岁与老师探讨“天下何为人生第一等事”时,就已经立下了;在他十八岁到广信府拜谒娄谅,得到“圣人必可学而至”的鼓舞时,就已经坚定了。自以为,他的这个志向,是他最终实现“万物一体之仁”、“扩大公无我之仁”理想的根本前提和首要条件。
 
       第二句是“人须在事上磨,方立得住”。这句话,点明了阳明学的本质特征。立志不坚,终不济事。立志不容易,能够做到在各种考验面前不退心更难。“尔等以落第为耻,我以落第动心为耻!”阳明先生立下成圣之志后,经历了无数正反两方面的考验,无论是“修墓”还是“入狱”等,他都通过“事上磨”并交出了合格答卷!无数次的“事上磨”,不仅使他的意志更加坚如磐石,而且为其后面即将发生的质变作了量的积累和准备。
 
       第三句是“良知是你的明师”。这句话,既是阳明学的核心,同时又是对“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误也”的诠释。“某于此良知之说,从百死千难中来”。如果说前面遇到的是“千难”,那么在“龙场”面对的就是死亡的考验。在言不通、毒侵蚀、病无医、居无房、食无粮等殊死考验面前,他睡在“石棺”里,把自己当成“活死人”,通过穷参“圣人处此更有何道?”终于中夜大悟格物致知之旨,彻底实现了他立志成圣的梦想!
 
       第四句是“知行合一”。这句话,是阳明先生继“龙场悟道”之后、贵州书院讲学之时首次提出的。自认为,阳明先生在这里提出知行合一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克服“一念不善”,是为了让学生通过辨是非、合知行克服私欲而契入“一”的境界而成为圣贤。阳明先生强调“精一”、“惟一”的目的,除了要求把“一”当成终极目标外,还在于严防学生把“心即理”、“人人有良知人人是圣人”当成口号而不肯下真实功夫,最后导致“竹篮打水一场空”。
 
       第五句是“致良知三字,真圣门正法眼藏。吾平生讲学,只是致良知三字”。由此可以看出,“致良知”既是阳明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阳明学的逻辑终点。阳明先生指出:“人孰无良知乎,独有不能致之耳。”若不能“致”,即便良知天赋,也只是一种浪费。“心之良知是谓圣。圣人之学,惟是致此良知而已。”由此可见,“致”作为功夫,是成圣必不可少的条件。如果不从功夫入手、让功夫上身,要想契入阳明学境界无有是处。
 
       第六句是“此心光明,亦复何言”。这句话是阳明先生追求的最高境界。彻悟性相一如的光明之心,是离语言相、文字相的。如果说阳明先生在“龙场”彻悟的“心即理”就是“体用不二”的境界,那么他发掘提炼的“致良知”最终所开显出来的就是“此心光明”。“吾心自有光明月,千古团圆永无缺”。自认为,阳明先生在“龙场”悟道开显的“光明”,与他教导学生通过“致良知”开显的“光明”无二无别。
第七句是“圣人与天地民物同体,儒、佛、老、庄皆吾之用,是之谓大道”。自认为,这句话既体现了阳明先生兼容并蓄的博大胸怀,又彰显了他了然明白、全体大用的磅礴气象。这种胸怀和气象体现在他以最小的成本、最小的代价化解最为繁杂艰巨的难题上,体现在他通过实践“此心不动、随机而动”而创造的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以最小成本取得最大战果的典型上。心有定主、化繁为简、化难为易的妙用,生动体现了阳明先生“事理圆融、事事无碍”的高超境界。
 
       第二部分 参悟“正”字理
 
       考正“明心路”,只能说与心学搭上了线,但仍属“门外汉”,不明就里。要想契入,还有很长的路。为此,我进行了不断的学习、不懈的努力。终于有一天,在听全国心学权威——浙江大学哲学系、博士生导师董平教授的心学讲座时,感觉一下子找到了这个入门的突破口。这个突破口是什么呢?就是一个字,这个字就是“正”字。“正”,从一从止。守一而止,是这个字蕴含的意思。“一”是什么?“一”就是道;“止”是“止”什么?就是“止”私欲。守一止欲,充分体现了阳明学最重要的“致良知”思想。从这个意义上说,“致”就是“正”,“致”良知就是“正”良知。阳明先生曾说:“人心之得其正者即道心,道心之失其正者即人心”。突然的醒悟、高度的契合,令我激动不已!我把体悟这个“正”字的情况迅即告诉了董平教授,董平教授即刻给予了肯定。尽管如此,但由于当时学得还不够系统、不够深入,心里还是有点不安。直到后来,在系统学习阳明先生《大学问》时,心才落了地。
 
       阳明先生在《大学问》中说,什么叫修身呢?这里的修身指的是为善去恶的行为。因为心的本体本来没有不正的,但是自从有了意念产生之后,心中才有了不正的成分,所以凡是希望正心的人,必须在意念产生时加以校正,若是产生一个善念,就象喜爱美色那样去真正喜欢它;若是产生一个恶念,就象厌恶极臭的东西那样去真正讨厌它,这样的意念就没有不诚正的,而心也就可以得正了。然而,意念一经发动、产生,有的是善的、有的是恶的,若不及时明白区分它的善恶,就会将真假对错混淆起来。这样的话,虽然想使意念变得真实无妄,实际上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想使意念变得纯正的人,必须在致知上下功夫。若想辨别善恶以使意念变得真诚无妄,其关键在于按照良知的判断去行事。为什么呢?因为当一个善念产生时,人们心中的良知就知道它是善的,如果此时不能真心诚意地去喜欢它,反而背道而驰地去远离它,那么这就是把善当作恶,从而故意隐藏自己知善的良知了。而当一个恶念产生时,人们心中的良知就知道它是不善的,如果此时不能真心诚意地去讨厌它,反而把它落实到实际行动上,那么这就是把恶当作善,从而故意隐藏自己知恶的良知了。象这样的话,虽然说心里知道但实际上跟不知道是一样的,那还怎么能够使意念变得真实无妄呢?如果对于良知所知的善意真诚地去喜欢,对于良知所知的恶意真诚地去讨厌,那么他的意念就可以变得真实无妄了。所以说,要想致知的话,必须在格物上下功夫。“物”就是事的意思,凡有意念产生时,必然有一件事情,意念所系缚的事情称作“物”。所以《大学》中说,系于事上的心念端正后,知识自然就能丰富;知识得以丰富,意念也会变得真诚;意念能够真诚,心情就会保持平正;心情能够平正,本身的行为就会合乎规范。虽然修身的功夫和条理有先后次序之分,然而其心行的本体却是始终如一的,在这一点上是不能有一丝一毫欠缺的。由此可见,格物、致知、诚意、正心这一学说,阐述了尧舜传承的真正精神,也是孔子学说的心印之所在。
 
       找到了正根,受到了肯定,坚定了信心。从这以后,我对作为心之本体的良知作了进一步明辨、体认。良知,看不见、摸不着,但又离不了,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阳明先生《答南元善》的信,对我增进很大。阳明先生说:“盖吾良知之体,本自聪明睿知,本自宽裕温柔,本自发强刚毅,本自齐庄中正、文理密察,本自溥博渊泉而时出之,本无富贵之可慕,本无贫贱之可忧,本无得丧之可欣戚、爱憎之可取舍。”自认为,信中的“八本”,就是阳明先生对良知功能的全景式描绘。其中,前“五本”是对良知的天性特征的描述,后“三本”则是对致良知后的心灵状态和精神境界的描述。自认为,阳明先生“龙场悟道”实际上悟的就是“良知”二字,尽管当时阳明先生还没有把这个词发掘提炼出来,但其中的意境已经显而易见;虽然这个东西在当时“唯恍唯惚”没有名字,但它所产生的巨大力量,使得阳明先生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他身心、言行的变化可以看出:开悟前是“我在活着”,开悟后是“我看着我在活着”;开悟前是当局者迷,开悟后是旁观者清;开悟前是以局部看局部、以现象看现象,开悟后是以整体看局部、以本质看现象;开悟前是“我”在矛盾中生活,开悟后是“我”在圆满中存在。阳明先生悟透根本、妙用其心所产生的巨大变化,更加坚定了我探究阳明学的决心。
 
       第三部分 正圆“光明心”
 
      “光明心”源于良知,是致良知、入圣境的标志。如何开显“光明心”?自认为,应该而且必须在知行合一上下功夫。在本体上知行本是合一的,只不过被私欲所隔断,这是阳明先生所说的“知行合一”的理论根源,也是阳明先生立言的宗旨。这一宗旨要求我们必须弄清知行合一的真实内涵,并通过下功夫把“知”和“行”合起来——克治私欲,以便达到人心与道心合一的目的。由此可以看出,“良知”学说与“知行合一”是互为表里、不可分割的。知行是手段,合一是目的。“若论圣人大中至正之道,彻上彻下,只是一贯”。进一步的明辨、体认,使我认识到:要想恢复原本的“光明心”,必须通过知行合一在省察克治私欲上下功夫;否则,效果就会打折扣,甚至会出现问题。那么,如何才能使自己良知的太阳,永远挂在碧蓝纯净的心空之上?为此,阳明先生用形象的比喻作了开示。他说:“圣人之知如青天之日,贤人如浮云天日,愚人如阴霾天日”。个人认为,这三句话,就是恢复我们“此心光明”的上中下三策:下策,透过云缝看太阳,即所谓的“拨云见日”,这种方略很费力、很难收效,往往存在于愚人的心境中;中策,吹开云团看太阳,即所谓的“开云见日”,这种方略费力不少,但反复太多,往往存在于贤人的心境中;上策,跳出云层看太阳,即所谓的“破云见日”,这种方略很轻松、很有效,就像坐上飞机,不管地面如何阴雨绵绵,一旦冲破云层,便见晴空万里,这即是圣人的境界!阳明先生用形象的比喻所做的开示,指明的是方向性、目标性的“上达”境界,其目的是想通过开显“上达”境界坚定我们不断攀登高峰的决心。要知道,“上达”是境界,“下学”是功夫。如不在“下学”上下功夫,是不能领略“上达”境界的,这与“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所说的道理是一样的。
 
       如何是“上达”?什么是“下学”?“上达”与“下学”是什么关系?怎样在“下学”上用功?答案就在阳明先生回答学生陆澄请教如何通达天道功夫的开示中。阳明先生说:“后儒教人,才涉精微,便谓‘上达’未当学,且说‘下学’。是分‘下学’、‘上达’为二也。夫目可得见,耳可得闻,口可得言,心可得思者,皆下学也;目不可得见,耳不可得闻,口不可得言,心不可得思者,‘上达’也。如木之栽培灌溉,是‘下学’也;至于日夜之所息,条达畅茂,乃是‘上达’。人安能预其力哉?故凡可用功、可告语者皆‘下学’,‘上达’只在‘下学’里。凡圣人所说,虽极精微,俱是‘下学’。学者只从‘下学’里用功,自然‘上达’去,不必别寻个‘上达’的工夫。”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后世的儒者教导人,才涉及精深细微之处,就说这是‘上达’的学问,现在还不到学习的时候,然后就去讲‘下学’的功夫。这是将‘下学’与‘上达’分开了。眼睛能看到、耳朵能听到、嘴上能表达、心里能想到的学问,都是‘下学’;眼睛看不到、耳朵听不到、嘴上说不出、心里没法想的学问,都是‘上达’。这就好比种树,栽培、灌溉即是‘下学’;树木日夜生长、枝繁叶茂,即是‘上达’。人又怎能强制干预呢?所以,那些可以用功、可以言说的都是‘下学’的功夫,而‘上达’就包含在‘下学’里。但凡圣人所说的道理,即便再精深、微妙,也都是‘下学’的功夫。为学之人只要在‘下学’上用功,自然能够‘上达’,不必去别处寻找‘上达’的功夫。”个人认为,“上达”虽不是功夫是境界,但“上达”这个境界是要通过“下学”这个功夫来开显的。在致良知时,人们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把本体当功夫,听了“人人都有良知”,就觉得自己已经良知光明,发挥自己的良知就可以像阳明先生那样洒脱自如、建功立业。阳明先生曾说“某于此良知之说,从百死千难中得来,不得已与人一口说尽。只恐学者得之容易,把作一种光景玩弄,不实落用功,负此知耳。”阳明先生是经过百死千难才得良知之说、才得运用之妙的。“操舟得舵,平澜浅濑,无不如意。虽遇颠风逆浪,舵柄在手,可免没溺之患矣。”阳明先生在出征思田的途中曾对学生讲,“尧、舜生知安行的圣人,犹兢兢业业,用困勉的工夫。吾侪以困勉的资质,而悠悠荡荡,坐享生知安行的成功,岂不误己误人?”所以,有志于修身的人,不要问“上达”的功夫,要兢兢业业“下学”,功夫到了,自然能“上达”。好比写文章,扎扎实实学,认认真真写,功夫到了,文章自然好,文章好了,自然读者喜欢、关注、赞赏。
 
      “天地虽大,但有一念向善,心存良知,虽凡夫俗子,皆可为圣贤”。阳明思想的核心是完善人格之道,但这条道决不是苦行之道。他有个口头语:“常快活便是真功夫”。他在给学生黄勉之的信中说:“乐是心之本体。仁人之心,以天地万物为一体,忻合和畅,原无间隔……时习者,求复此心之本体也。悦则本体渐复矣……时习之要,只是谨独。谨独即是致良知。良知即是乐之本体”。如何让致良知变成找快乐的“欣悦”?个人认为,要想快乐,就得忘我。忘我才能成我。这个相反相成的通道包括两个支点:一是,以天地万物为一体,把小我与族类大我融为一体,“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二是,“君子之学,为己之学也。为己故必克己,克己则无己。无己者,无我也。世之学者为其自私自利之心,而自任以为为己,漭焉入于隐隳堕断灭之中。”这段话蕴含的道理很深刻。主要意思是,要想体会本体良知之快乐,必须掌握并运用好扩充、克己法,即通过用扩充使我大起来、用克己使我小至于无的方法对身心进行反复的严格的训练。这样,快乐之心、智慧之心、光明之心才会开显出来。
 
       第四部分 致用“正能量”
 
       从开始到考正、从考正到参正、从参正到圆正,一路下来,有的听后可能受到启发,有的可能忽明忽暗,有的可能一头雾水,远不如看《明朝那些事儿》、《明朝一哥王阳明》、《传奇王阳明》等来的快活。俗话说,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自认为,热闹、门道是同一个本体,热闹即门道、门道即热闹。热闹与门道虽为一体,但好多人喜欢热闹,不深究门道。如果只热衷于“只知其然”的热闹,不明白“其所以然”的门道,那么就会“一叶障目”。由于对理事不能圆融为一,就不能看清事物的真实面目,就会犯迷糊,更谈不上真实受用,这样就失去学习阳明学的意义了。我们知道,人人都有良知,但为什么会有圣贤愚的差别?原因就在于在致良知这方面所下的功夫如何了,如用功不力或不到位就难以产生相应的效果。因此,要想不断提高等级,就必须在看热闹的基础上把门道弄明白、搞清楚,达到理事不二、性相一如。为什么?因为我们日用而不知的良知,犹如“金矿石”,尽管这个“金矿石”是提纯金子的原料但仍属“毛胚”,不能用或者说不好用。只有通过冶炼技术把“金矿石”提炼成金子,才能起大用、起妙用。这里所说的冶炼技术,既包括悟性也包括实践。在这方面,很多“大人物”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被誉为“同治中兴名臣”的曾国藩,一生都崇拜阳明、效法阳明。近代以来,孙中山、蒋介石、杨昌济、毛泽东等都十分强调阳明学。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导师、后来的岳父杨昌济是阳明先生“知行合一”学说的忠实信徒。在他的关心、支持和影响下,毛泽东认真阅读、批注了《王阳明全集》,还写了一篇题为《心之力》的文章,这篇文章就是按照阳明学的路子阐述的。他把阳明学归纳为:一在贵我,二在通今。贵我者,“横尽虚空,山河大地,一无可恃,而可恃者唯我”;通今者,“竖尽久劫,前古后今,一无可据,而可据惟目前”。所谓“贵我”,就是指“心即理”;所谓“通今”,就是指“知行合一”。这种跳进去、跳出来且能为我所用的创造性吸收、灵活性运用的精神;不仅对我们突破、领悟、契入阳明学极具启发作用,而且对开显境界、以体起用、变化气质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要想通过真学习、起变化、得受用,必须悟通“心即理”、开显“正能量”。大家知道,能量有正有负、有大有小。心之正能量,是从根本而来,是从守一止欲而得,是光明而正大的;而心之负能量,是以“我”为中心,是从意识中而来,是从私欲中而出,是暗淡而渺小的。心之正能量具有慈善、包容、柔和、宁静、灵动等特征;而心之负能量具有自私、抱怨、妄动、狭隘、僵化等特征。当然,悟通“心即理”需要一个过程,不能着急;让心之正能量迅速显发也不现实,需要不断努力。特别是在刚开始时,由于对良知本体体认不到位、不自觉,开显时往往“忽如其来、忽如其去”,不容易把握,需要反复训练、严格校正。近年来,通过学习,在这方面有点粗浅体会,愿意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近几年,本人虽然在《人民网》、《新华网》、《民主与法制》等国家级刊物发表过不少相关文章,但其中的两篇充分体现了良知的作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篇是《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梦想成真》。这篇文章是在党校学习听老师讲“文化自信”时,突然感通了良知,大脑迅即呈现出“火箭”字样和图形,我即刻把“火箭”草图复制下来,并及时填充相关内容。这篇文章写成后发到新华网,第二天就发了出来。另一篇是《“枫桥经验”在陵城的创新与发展》。这篇文章也是通过感通良知、大脑透出“光亮”而产生的。这篇文章在当时产生了“轰动”效果,各级媒体进行了报道,中央、省、市、区新闻媒体还采用专题片等形式进行了立体化、多角度的播报。后来,我还以《穿越时空“亮点”出 飞架两桥“彩练”现》为题,撰写了体会。如果说以上在写作方面的粗浅体会,是属于“知”的层面;那么在下面工作的粗浅体会,就属于“行”的层面。前年下半年,组织让我带领市委督导组进驻某县督导十九大安保工作。面对业务不熟、情况不明、目标刚性的急难险重任务,我采用阳明先生的“此心不动、随机而动”,努力做到“先胜而后战”:先胜,就是首先在脑中规划、计算、运筹,在心中发动,在意中执行;后战,就是在上述基础上再展开行动。这样,事情就显得非常顺利,即使有很大困难,也不会感到痛苦、纠结、无助、被动,并且能够在行为的过程中始终保持高度警觉、防患未然,超前谋划、先期处置,应机对症、恰到好处。通过一个多月的先胜后战的“定心性”、“事上磨”,终于顺利圆满地完成了任务。为此,还被记个人二等功一次。
 
       几年来,在单位领导和同志们的关心、支持和帮助下,虽然说在学习实践阳明学方面有了一些进步,但还存在不少困惑的地方,需要今后继续努力,也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最后,我把自己填写的一首词奉献给大家:
 
浪淘沙•悟心学
 
格物致良知,
 
心性穷思,
 
天地万物皆如是。
 
雾里看花最难识,
 
谁为我师?
 
至心忆往事,
 
伯安成志,
 
阳明心学传要旨。
 
如日当空万象照,
 
原来如此。
 
山东省德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 田德清
评论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