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 频 > 正文

河南台前张公艺:敦睦九世 百忍流芳

日期:2017-08-08 17:01:25   来源:中纪委网    点击:

张公艺

  张公艺(577—676年),本名艺,字千禄,后世尊称为张公艺,唐代郓州寿张古贤村(今河南省台前县孙口镇桥北张村)人。自幼聪慧,有成德之望,博通经史,睿识超人,以忍修身,礼让齐家。在他的主持下,张氏家族出现了“九世聚族同居,眷属九百口,住房四百区,依然合产共爨(cuàn,即灶),每旦鸣鼓会食,群座广堂,髫髦未冠,列入别席,内外礼让,上下仁和”的罕见局面,展现了朴素和谐的家庭风貌。

  他的“百忍”治家思想和“百忍歌”,千百年来史书昭彰,为世人所推崇,历代传颂。 

张公艺家风家训

  唐麟德二年(665年),唐高宗去泰山封禅。车驾过台前县,闻张氏九世同居,累朝都有旌表,因而也慕名过访。唐高宗问张公艺:“张何能九世同居?”公艺答:“老夫自幼接受家训,慈爱宽仁,无殊能,仅诚意待人,一‘忍’字而已。”遂请纸笔,书百“忍”字以进。高宗连连称善,亲书“百忍义门”予以旌表,并赠绢百端,以彰其事。张氏一族便以“百忍”列为家训族戒。后来,张氏族人又将张公艺的言行整理成《张公百忍全书》,书中的《百忍歌》不仅成为“百忍堂”张姓祖训,在其他各姓中也广为流传。

  张公艺提倡的“百忍”,蕴含了“忍、孝”治家,“仁、和”睦邻等积极思想。在治家上提出“父子不忍失慈孝,兄弟不忍失爱敬”;在修身上提出“忍得淡泊可养神,忍得饥寒可立品”;在忠孝上提出“为人子者学温良,温良恭俭才久长”;在仁义上提出“良朋守信真君子,取财以义终为利”。这些家训成为“百忍堂”张氏家族宝贵的精神财富。

  ●视频脚本

敦睦九世 百忍流芳

  550年,北齐文宣帝高洋派东安王高永乐“诣宅旌表”,赐匾“雍睦海宗”;588年,隋文帝杨坚遣大使梁子恭“慰抚其门”,赐匾“孝友可师”;635年,唐太宗李世民旌表“义和广堂”;665年,唐高宗李治和丞相张悦微服私访,并亲书“百忍义门”,再次旌表……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能聚集这么多目光,引发这么多关注?

  这就是位于今天河南省濮阳市台前县孙口镇桥北张村的张氏家族,而家族的灵魂人物则是一介布衣张公艺。

张公艺

  张公艺,本名艺,字千禄,后世尊称为张公艺,唐代郓州寿张古贤村(今河南省台前县孙口镇桥北张村)人,生于北齐承光元年(577年),卒于唐仪凤元年(676年),享年99岁。

  张公艺自幼聪慧,有成德之望,博通经史,睿识超人,以忍修身,礼让齐家。在他的主持下,张氏家族出现了“九世聚族同居,眷属九百口,住房四百区,依然合产共爨,每旦鸣鼓会食,群座广堂,髫髦未冠,列入别席,内外礼让,上下仁和”的罕见局面,展现了朴素和谐的家庭风貌。

  张氏的九世同居之举,在中国历史上影响深远,《旧唐书》和《资治通鉴》均录有其事。张公艺去世后,后人为纪念这位“忍、孝”治家的贤人,为他修建了“百忍堂”,以志纪念。

“百忍”治家

  《旧唐书》记载:“麟德中,高宗有事泰山,路过郓州,亲幸其宅,问其义由。其人请纸笔,但书百余‘忍’字,高宗为之流涕,赐以缣帛。”这就是“百忍”的由来。至此,族人便把“百忍”列为家训族戒。后来,张氏族人又将张公艺的事迹整理成《张公百忍全书》,书中的《百忍歌》广传于世,明清时期几乎家喻户晓。

  唐朝书法家张旭曾题诗曰:

张公书百忍,唐朝著勋名。

天子躬亲问,旌表悬门庭。

洪都是故郡,清河脉长存。

儿孙须当记,族远诗为凭。

  世界张氏总会文化委员会专员、中国濮阳张姓研究会名誉会长 张满飚:

  张公艺的百忍,是他的治家之道,是他的立世之本。对他所主张的“百忍”,我们绝不能望文生义,理解为一味地忍让。“百忍”根本的是宽容、包涵、相互谅解、求大同存小异。张公艺主张的是遇事先容忍,冷静观察,弄清事情的真相,再酌情处理,以静制动,以柔克刚,求得家和万事兴,人和万事兴。

  民国初年,湖州蔡振绅先生编辑的《德育课本》风行于世,在《德育课本》“悌”篇列有“二十四悌”故事,其中就有“公艺百忍”的故事。到了当代,也有不少著名学者、作家论及张公艺,像季羡林在谈到处理人与人之间关系时,就举张公艺为例,认为“忍”乃做人处世的重要品性。

  山东大学文学院教授 李开军:

  “百忍”主要是一种治家理念,各个时代的传播与宣扬,也主要围绕治家来理解阐释它的内涵。在这个过程中,很自然的,按照中国士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思维理路,“忍”也就出现了上探“修身”,下延“治国”的思考,丰富了“忍”的内涵层次。

孝友传家

  《寿张县志》记载:“隋文帝开皇八年,圣谕邵阳公梁子恭携匾亦亲慰抚,其匾曰‘孝友可师’,一门恩荣光耀阁里。”《旧唐书》第一百八十八卷把张公艺附入“孝友传”。可见在历史上,“孝”“友”被视作张公艺“百忍”内涵的两个重要方面。孝于父母,友于兄弟。当然,更全面的理解应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正如《百忍歌》里所说:“父子不忍失慈孝,兄弟不忍失爱敬。”

  《张公百忍全书》里收集了张公艺的许多孝友主张和事迹:《训世俚言》中提出“为人子者学温良,温良恭俭才久长”;《教妻尽孝》中提出“父母大如天地,奉养最要诚虔”;《戒俚言》中提出“孝顺还生孝顺子,忤孽还产忤孽男”。他不愧为一位践行孝友的杰出代表,在他的示范和引领下,张家形成了“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正妇顺,姑婉媳听,九代同居”的局面,整个家族呈现团结和谐的气氛。

 

“百忍义门”

礼法齐家

  “忍让”“孝友”更多的是从“德”的层面来要求家庭成员,但仅注重德性修养,有时并不足以维持和谐局面。张公艺深知以德劝诫不是万能的,张家人口众多,思想繁杂,单纯的精神力量维持这个家族显然不够,必须重视礼法的作用。为此,张公艺治家也讲究法规、条教。

  台前县史志办原副主任 曹怀之:

  治理一个900多人的家族,只有“忍”,是不够的。张氏家谱上写得很清楚,张公艺治家,“立义和堂,制典则,设条教,以戒子孙”。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百忍堂张氏族谱中收录家规家训十六条,其中就有“讲法律,以儆愚顽”一条,彰显出张公艺治家对法的重视。

  张公艺的百忍治家、礼法齐家,就是让家族内德规并行。正因如此,张氏一族才发展到“九世同居,土地千顷,眷属九百口,住房四百区”的规模。

仗义疏财

  张公艺对内坚持勤俭持家,提出“贫家小户以勤俭为贵,富家尤不可草率”的观点,但对外,他又颇能仗义疏财,济贫救穷,不求回报,饱受世人的赞誉。唐太宗李世民旌表的“义和广堂”和唐高宗李治旌表的“百忍义门”,无不向世人诉说着张公艺的“义”。

  沉睡在桥北张村的访贤桥就是张公艺仗义疏财的一个见证。据《重修访贤桥碑记》记载:“当桥梁未修之前,河水涨溢,往来不便。我始祖公艺遂在自己地界上筑修桥梁,以便行人。及至唐之高宗访我始祖齐家之事,驻跸于此,当时贤人君子名为‘访贤桥’”。

  清咸丰五年(1855年),因黄河改道流经境内,桥被淤埋地下。

  现存清宣统元年(1909年)所立,刻有“古贤桥遗址”“流芳百世”和“贤名扬天下,桥梁贯古今”字样的石碑,依然在诉说着当年的义举。

百忍遗风

  贞观初年,全国分为关内、河南、河东、河北、山南、陇右、淮南、江南、剑南、岭南十道。为了让天下人都来学习张家“礼让齐家”的美德,唐高宗降旨让张公艺兄弟十人“分食十道”,除张公艺守祖籍桥北张村外,其他兄弟九人分赴各道定居。从此,这个大家族析居全国各地,“百忍堂”遍布全国,礼让思想为后人所推崇。

  张公艺长子张希达被调到京城长安,出任司仪大夫,张希达的长子张英后任韶州别驾。自此,张公艺的这一嫡长支系,移居广东韶州,子孙繁众,高官代出。其中,出任唐玄宗时期宰相的张九龄最为世人所熟知。

  张九龄在任唐玄宗宰相时,把张公艺的“百忍”思想用于修身治国。个人修养方面主张“记人之长,忘人之短”的宽厚忍让理念,选人用人方面推崇“德望为先”的德治思想。张九龄一生洒脱豁达、秉公守则,选贤任能,刚直不阿、敢言直谏却淡泊谦让,时称“九龄风度”。以致后来宰相每次推荐公卿时,唐玄宗必问:“风度得如九龄否?”

 

广东韶关九龄园中张九龄塑像

  南宋大臣、著名理学家真德秀,大书“忍”字于室中一壁,凡遇拂意之事,即徘徊其下,后来,更将“百忍”二字书于四壁;明末清初思想家王夫之在《读通鉴论》中认为张公艺的百忍“可以观物情之变,可以挫奸邪之机,可以持刑赏之公,可以蓄威德之固”……

【责任编辑:李伟】

返回顶部